去求水山庄_游龙凤山庄作文

好作文大全 编辑: http://www.xmsy365.com

1、去求水山庄

今天,爸爸带我们去了布吉的求水山庄,虽然说路上耗了不少的时间,但是最终还是到了。

我们买了五张5元钱的票,就去玩了。

我们首先看到的是红军雕像,第一个是过草地的,第二个是爬雪山,第三个是长征的起点,接着是一排中国历史到十大元帅的用刻刀在石头上雕刻的图像,我们走着走着,就到游乐场了。

爸爸买了票,我就去玩碰碰车,刚刚开始的时候,感觉这里的车速度比中山公园快多了,而且我从来不主动攻击别人,只要有人撞了我,我就马上掉头追,并且“还手”一次再来一次。接着是坐上去一颠一颠的转盘,这个可好玩了,如果你被晃倒,恐怕你想坐起来都难。然后爸爸带我们去爬山,本来说好了要走长城(仿造的)上山,可是爸爸却开车接我们上山,上车后,我和妈妈、爷爷、奶奶开始冲爸爸发牢骚,说了一会儿爷爷奶奶不说了,妈妈说:“反正就是半个小时的路,走上来又怎么样!”我也说:“走长城多好,还能看看逼真感呢。”爸爸不耐烦了,开始狠踩一下油门,就把车开到山顶了。

在求水山顶上的观景台,我看见了一个形状很像梧桐山上的灯塔的一个灯塔,就问妈妈对面这座山是不是梧桐山,没想到的是我竟然猜对了,然后妈妈指着山底下一家广告牌为“brother”字样的公司问我是什么公司,我答道:“要么是哥哥公司,就是弟弟公司。”没想到我猜错了,妈妈说是兄弟公司,我不信,结果到山底我就知道了。不一会儿,爸爸就叫我们走了,我顿时很生气,心想:“到了山顶不让人好好看看景色或者玩玩,就马上让人走了。”反正我们都习惯了,爸爸每次到哪里都是看看就走,于是爷爷奶奶陪着爸爸走,我和妈妈就在上面再转转,一直到走到这条路的尽头才转身回车里,追上奶奶后奶奶改变了主意想走长城下山,妈妈说:“还是别去了,你去问王新他也不会让你去的。”我也说:“对啊,去了一问,爸爸也会说‘找不到事干’这几个字。”奶奶一去说,爸爸果然向我说的那样说了我猜得这五个字,在一旁的我和妈妈不约而同地“扑哧”一声笑了。

下去的山路,爸爸觉得挂自动档不安全,就挂上了手动档(车是手自一体的),妈妈说:“管它手自一体,都是假的,都没有离合器。”

我们又回到了游乐场,爸爸手里还剩下一票,就问我要玩啥,我说随便,爸爸就说要坐刺激的,就带我去旋风飞车玩,我坐上去后,旁边是一位叔叔,我就问这个会不会倒过来,叔叔说会,我心里顿时吓住了,可是出来又不行,因为已经被绑上了安全带,升上去后,尤其是倒过来,因为害怕,就只好闭上眼睛,最后实在不行,就大吼一声:“受不了啦————————!”【星火作文网 www.easyzw.com】

玩完旋风飞车,我们就回家了。

本文作者简介
作者姓名梁冬 作者年龄9岁零4个月
在读学校99年什么时候上小学 在读班级四年级4班
性格特点忠诚 家庭成员爸爸、妈妈
平时爱好剪纸 平均成绩101分
指导老师徐明浩 老师职务班主任

2、游龙凤山庄作文

今天我们学校举行了一场旅游活动,去龙凤山庄。

到了龙凤山庄,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拿了地图,开始游玩。我们小组先去了满屋世界大剧场,奇怪的是我们既然是第二个到达的小组。由于来得太早,我们就先去玩了。玩了鬼屋、激流勇进、卡丁车、摩天轮……其中最好玩的是鬼屋,鬼屋一点都不恐怖,但是却吓得一些人屁滚尿流。跟在我后面的一个胆小的男生,吓得都尿裤子,作文大家见了都捧腹大笑,笑得肚子都疼了起来。

12:00分到了我们又回到了满屋世界大剧场,吃了午饭,我们再次开始了新的旅途。

来到了猴山,顺着楼梯往上爬,看见了几只猴子,有的在玩耍,有的在睡觉,有的在爬树,可可爱了,大家都情不自禁想摸他。连我也想摸一下他们。

时间不早了,我怀着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龙凤山庄,希望下一次还能来龙凤山庄。

本文作者简介
作者姓名马俊清 作者年龄11岁零10个月
在读学校胶州市常州路小学 在读班级五年级8班
性格特点依赖 家庭成员爸爸、妈妈
平时爱好写字 平均成绩113分
指导老师毛毅 老师职务班主任

3、游汇和山庄作文400字

行走在乡村的小道上,左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油菜花,右边是村民们居住的房子,灰色的墙,红色的瓦,虽然没有城里的高楼大厦,但却显出了一派独特的乡间风光。

刚拐了个弯,就进入了山庄,一股清新里混合着花草的芬芳扑鼻而来,可比城里的空气清新多了。看,这儿的水是多么的清,清得可以看见水里嬉戏、玩耍的小鱼;这儿的水多么的静,静得像一面镜子;这儿的水又是多么的绿,绿得像是被周围的绿树绿草渲染般。你再看,池边那两只大白鹅迈着从容的步调,颇像京剧里的净角作文出场,时而扑腾着雪白的翅膀相互追逐打闹。

一位穿着朴素,满脸笑容,头上还有汗水的农民伯伯挑着一筐刚从土里挖出来的紫薯向我们走来。说到紫薯,你再看,在靠近空地的旁边,还有一片菜园,种着油菜花、春菜、韭菜、辣椒、荷兰豆……

傍晚,几户人家屋顶的烟囱升起袅袅炊烟,不一会儿,一阵阵香喷喷的饭香迎面扑来,几户人家把桌椅搬到门前,天高地阔地吃起来。

乡村,犹如一幅多姿多彩的画卷,无时无刻在展现着大自然的美和乡下人家的朴素、勤劳之美。

本文作者简介
作者姓名王梓坤 作者年龄9岁零5个月
在读学校伊川县实验小学 在读班级四年级4班
性格特点开朗 家庭成员爸爸、妈妈
平时爱好保龄球 平均成绩115分
指导老师黄姵嘉 老师职务副班主任

4、度假山庄作文500字

爸爸的公司决定带公司员工到浦口的度假山庄玩两天,并且可以带家属去,所以,爸爸也要带带我和妈妈去。

我们走的时间是星期六早上,但到达蛮大的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吃完午饭后,大家都准备钓鱼,所以我们来到了湖边爸爸也拿了幅鱼竿给我说:“你要不要钓鱼呀?”因为爸爸之前说过我们晚上要吃烧烤,所以我想:一定要钓一条大鱼,这样,晚上的烧烤就能更加丰富。于是,我把鱼竿的线先放下,再在泥土袋里找了条蚯蚓,勾到钩子上,再把鱼竿拉长,把线扔到湖里准备工作就做完了,下面,只要等待鱼咬钩就行了。等了大概10分钟,鱼线突然抖动起来,我赶作文紧拉杆可惜速度太慢,把线提上来后发现蚯蚓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个钩子。在快钓了1个小时时,我终于钓到了一条鱼,可由于鱼太小,我又把鱼放了。接下来,我一条鱼都没钓到,失落极了,叫爸爸带我看看周围的风景。

没想到,周围的风景这么美:碧绿的湖水四周是整齐的小路,小路边上,是绿油油的草地,草地上,有几只鸡在吃虫子,有时,还叫几声。再向里走,只见草地上放着几个秋千草地的另一边是一个荷花池,池上有一座桥,桥下开满了美丽的荷花。

参观完这些美景之后,我们直奔烧烤的地方,开始烧烤。第二天,上午自由活动,中午吃完饭后回家。

本文作者简介
作者姓名张何 作者年龄11岁零3个月
在读学校洞头实验小学 在读班级五年级7班
性格特点反覆 家庭成员爸爸、妈妈
平时爱好乒乓球 平均成绩103分
指导老师李星慧 老师职务班主任

5、神秘山庄

1. 神秘邀请

杰米是欧洲某滨海城市的一名晚报记者,资历虽然不深,但采写的新闻经常引起轰动效应,很受报社老总的器重。有一天,他突然收到一封奇怪的来信,信上是这么写的:

杰米先生:

您好!鄙人是“神秘山庄”的主人。兹定于八月十三日傍晚,邀请阁下前来寒舍共聚晚宴并小住几日。与此同时,鄙人又邀请另外五位性格不同、情趣不同、职业不同的客人与您一同前往。虽然你们互不相识,但我敢保证,当你们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会发生许多极其有趣的事。如果你能将这些趣事详细记录下来并发表于世的话,一定会引起轰动。

“神秘山庄”坐落在一海岛上。请你们于八月十三日中午十二时前到达3号码头。接待你们的游艇上,悬挂着三面黑色小旗,船夫会带你们去海岛的。

最后,我恳请阁下接受我这次邀请。这将是一次绝对令您终身难忘的旅行。同时,为了保持这次活动的神秘性,请您暂时保守这个秘密,在海岛归来前切勿向任何人提起此事。

“神秘山庄”欢迎您的光临!

神秘人

八月十日

杰米马上被信上的内容吸引住了。作为一名记者,任何新鲜、神秘的事情都会牵动他的神经,这千载难逢的趣事怎能错过?

十三日中午,杰米向报社请了假并准时来到3号码头。那艘悬挂着三面黑色小旗的游艇,已十分显眼地停靠在码头边。

杰米踏上游艇,艇内已有三男一女在等候了。等他放下行李,最后一名乘客也急匆匆地登上了游艇。至此,信上所提到的其他五位客人都到齐了。船夫随即启动了游艇。

杰米首先打量了一下其他五位客人,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在旁边是一位穿着粉红套装的性感女郎。坐在对面的两位一胖一瘦,四十岁左右。最后上艇的那位穿着灰色的夹克衫,裤脚管一只高一只低,就坐在瘦子旁边。杰米率先打破了沉默:“你们好,我叫杰米,是晚报记者。我想,大家应该都是去海岛赴宴的吧?我们先互相认识一下吧。”说完,望着坐在身旁戴眼镜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推了推眼镜,慢条斯里地说:“哦,你好!我叫卢比,大学刚毕业,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前天我收到主人的信,说要招聘网络营销员,我想去试试!”

“哇,那太好了,”那个性感女郎张扬地说,“我也是前天收到的邀请,说是高薪聘请家庭教师,让我去试试。我早就不想在那所倒霉的学校任教了,那校长是个十足的色狼,动不动就……”那女郎感觉离题太远,连忙刹车,抱歉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又说,“我叫艾丽,是中学教师。”

“什么,你们都是去应聘的?”那胖子粗声粗气地说,“他给我的邀请信上说,在神秘山庄举行一个酒店老板座谈会,说有很多老板都会参加,所以我也就来了。怎么,你们不是去参加那个会议的吗?”

杰米问:“那您是?”胖子回答:“我叫亨利,是美登大酒店的老板。”那胖子一脸不高兴,说完看了看戴在右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

“那您呢?”坐在一旁的瘦子突然站起身来问最后上船的那位客人。

“我是个花匠,叫古尔逊。前天接到邀请函,说岛上的花草不知得了什么病,特地叫我去给花草治病。”

那瘦子听了,沉思着说:“如此说来,你们去那山庄的目的都不一样?”杰米问:“那您是?”

瘦子说:“噢,我叫泰勒,职业是私人侦探。”“那您去的目的?”“信函上说,他家有几个兄弟姐妹失散了,委托我去寻找。”

杰米问:“那邀请我们的主人是谁啊?”泰勒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们还是问问船夫吧。”

杰米问船夫:“先生,你们家的主人是谁啊?”

船夫说:“这个我也不清楚啊。”

船夫的话显然让大家大吃一惊,性感女郎跳起来说:“不会吧?别开玩笑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船夫说:“是这样的,上个星期,有人打电话给我,叫我今天把你们送到一座海岛上。完成任务后,他给我五百欧元。那人告诉我那海岛的地址,我就按他说的在码头等你们,人齐了就把你们送过去,过几天再把你们接回去就行了。至于这打电话的人,我可真的从来没见过。”

游艇内的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2. 恐惧降临

游艇在海上颠簸了约三个小时,“神秘山庄”终于到了。

这是一座不足五千平米的孤岛,岛上长满了奇花异草,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山坳内,是一栋独立的二层楼的别墅。外墙上斑斑驳驳,似乎已有较长的历史。离别墅不远的地方还建有一座小木屋,孤独地战栗在海风中。码头上既无主人迎接,也无仆人侍候,只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欢迎诸位光临,请到客厅稍候。

七人就一起走进别墅。屋内灯火通明,一楼是大厅,大约一百五十平米,显得格外宽敞。大厅内的装备豪华舒适,尽显欧式风情。一套组合沙发,一张能坐下十人的西餐桌,石砌的壁炉内木柴在熊熊燃烧。一切都是那么的尊贵典雅。

“哇,真是漂亮啊!”艾丽情不自禁地感叹起来。胖子亨利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嘴里叽哩咕噜地说:“什么鬼地方,既然请我们来,却连个影子都不见。”

杰米、泰勒好像在看室内装饰。

正在这时,落地音响内突然发出了一种神秘的声音:“你们好啊,尊贵的客人们,欢迎来到‘神秘山庄’!”听得出,这声音经过技术处理,不仅改变了语音、语调,还使人分辨不出说话者的性别。“很抱歉我现在还无法与各位见面,请你们先去认识一下各自的卧室。卧室在二楼,具体安排我已经写在表格上了。表格就放在茶几上。待你们稍事休息后,六点正,请你们到大厅共聚晚餐。哈哈哈……”最后的笑声使人毛骨悚然。

七人既已来到这里,只得客随主便。根据安排分别去了二楼各自的卧室。杰米、亨利、女教师艾丽被分在东侧的三间卧室,卢比、古尔逊、泰勒和船夫被分在西侧的四间卧室。

杰米走进自己的房间。卧室不大,只有二十来平米,所有摆设也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个衣橱。打开窗门,可以看见一望无际的大海。

离六点钟还有段时间,杰米就去别墅外看看。他环绕海岛一圈后,走到山庄旁的小木屋内。打开门,只见一整套发电与净水设备,原来是利用潮汐能的发电机。墙上挂着一套潜水服,一只氧气瓶,还有一副箭鱼的标本。刚想出门,却迎面碰见了泰勒。

杰米和泰勒回到大厅内,人们正在议论壁炉前的一幅画像。

这画像是一位年纪较大的长者,坐在椅子上,神采奕奕地看着远方。

杰米仔细看了看,对泰勒说:“这画像怎么挺像您?”

“别开玩笑,我看倒挺像你。”

艾丽指着卢比的眼睛说:“哇,这双眼睛多像卢比,莫非你是他儿子?”

卢比不高兴地说:“别胡扯,我倒觉得你挺像他女儿!”卢比这么一说,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起来。

“别说了!”胖子亨利大声喝道,他指了指戴在右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又说,“快六点了,这该死的主人也该出场了,我的肚子快饿扁了!”

被他这么一说,其余人也确实觉得肚子饿了。正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一阵香味。

女孩子的鼻子特别灵,艾丽夸张地说:“哇,好香啊!什么东西这么香?你们闻到了吗?”花匠古尔逊接茬说:“是啊,好像是咖啡的香味。嗯,是从厨房传来的。”

艾丽自告奋勇对众人说:“你们去餐桌旁等我,我去看看。”说完就向厨房间走去。

不一会儿,艾丽就端着一盘子,笑呵呵地走了出来。她将盘子往餐桌上一放,又拿出一只咖啡壶说:“果真是咖啡。有人在煮咖啡的器具上设了自动定时装置。刚煮好的咖啡,香极了。旁边还有糕点,我想这是主人特意为我们准备的吧。”说着,她把咖啡分别倒在七只杯子里,又把蛋糕分别装在碟子里。亨利第一个拿起杯子就喝。其余人也各自取了一份享用起来。

杰米喝完咖啡,吃完点心说:“六点到了,主人还不出来,真是太不礼貌了。”

胖子的火气更大,粗声骂道:“这个神经病,不知在开什么玩笑!”

古尔逊说:“我说亨利先生,你跟那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一路上总听你骂他,好像你和他有天大的不解之仇似的……亨利先生,你怎么了,亨利先生……”古尔逊的喊叫声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只见亨利双手紧紧地扼住自己的脖子,嘴角流着血,脸上表情十分痛苦,身体扭曲着不断地想挣扎。

大厅里一片混乱。“亨利先生,亨利先生,你怎么了……”可无论别人怎么喊叫,亨利还是毫无反应,在地上痛苦地抽搐了几下后,就再也不动了。泰勒伸手探了下他的鼻息,摇头说:“他死了。”

“啊……”艾丽的一声尖叫,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食物有毒,快吐出来。”泰勒下了命令。

“哇……”众人丢下杯子,张口就吐。艾丽一下子瘫在地上:“我也快死了,可我还没有结婚呢……”

3. 谁是凶手

几分钟后,大伙发现自己都平安无事。这到底怎么回事?杰米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实。

泰勒在检查了亨利的尸体后,说道:“这是氰化物中毒,我想毒就藏在先前我们所吃的食物里。”

“那为什么我们没有中毒?”躺在地上的艾丽渐渐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你们好啊,我尊贵的客人们。”正在这时,落地音响里那奇怪的声音又出现了,不过现在听起来更加恐怖。“诸位品尝过我为你们准备的点心了吗?味道如何啊?哈哈!亨利先生还火气十足吗?哈哈……”

恐怖的笑声刺激着在场的每个人的神经。古尔逊跳起来说:“你到底是谁,出来,快出来。”

那声音继续着:“躺在地上的只是你们当中的第一个牺牲品。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要将你们一个接一个地杀死。你们逃不了的!游艇上剩下的汽油最多只能坚持十分钟,岛上你们再也找不到一滴汽油。这里也没有手机信号,你们无法求救。你们被困在岛上了,永远也出不去。你们就是我的猎物,哈哈……”笑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艾丽害怕极了,沙哑的嗓子里蹦出大家的疑惑:“你究竟是谁?”

杰米走到走廊边,从音箱内搜出一台收录机,里面磁带还在滚动着。这是有人预先放在这里的,是一个定时装置,设计好在这个时间播放的。

“可是,凶手怎么知道亨利会中毒呢?”杰米从收音机里拿出磁带,不知如何解释这一点。

“凶手是你!”古尔逊指着艾丽怒吼道,“是你去冲的咖啡,拿的糕点,肯定是你在食物中下了毒。”

“不是我,不是我。”艾丽连忙矢口否认。

“肯定是你。”古尔逊举起手来想去揍她。

泰勒拦住说:“不要那么冲动。不要冤枉咱们漂亮的小姐。当时点心是自己拿的,艾丽怎么会知道亨利会吃到那份有毒的点心呢?”

杰米问:“那到底是谁作的孽?”

“是魔鬼,一定是魔鬼。”古尔逊突然像发疯了一般大叫着,“这一定是魔鬼干的。说这里是‘神秘山庄’,其实是魔鬼山庄。只有魔鬼才会事先知道是谁先死,这都是他安排的。我们谁都逃不掉了,他会把我们一个一个杀死的。”

“你冷静点,世界上是没有魔鬼的。”杰米试图让他恢复理智。

古尔逊却极度冲动,根本不理会别人的劝阻,推开大门,径直向码头冲去:“我要走了,这里有魔鬼,我们会死光的。”

众人追到码头,古尔逊已经上了船。船夫喊道:“回来吧,船上没汽油了。你开不了多少远的,一个人在大海上是很危险的。快回来吧!我们在一起就不用怕他了。”

古尔逊摇摇头,苦笑道:“没用的,他一定事先安排好了,呆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我要走了!”说完就发动了游艇,离开了小岛。

岸上的人望着远去的游艇,内心极其失落。刚发生的凶杀案,神秘的凶手让他们感到十分害怕。而现在,又有一个人离开了。茫茫大海上他能不能安全抵达大陆,实在难说……

夕阳的余晖落在每个人的脸上。虽然那别墅十分危险,但也只能回去过夜了。他们转过身,默默地向山庄走去。

“嘭—”一声猛烈的爆炸声从海面上传来。杰米回头一看,只见一团火球燃烧在海面上。游艇爆炸了!

恐惧再一次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头上。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两条生命,就这样突然消失了。这实在太可怕了!

4. 谜影重重

回到别墅,亨利的尸体还躺在餐桌旁的地板上,杰米拿了一条床单盖在他身上。大厅内一片沉寂,静得可以听见每个人的呼吸。他想了想说:“我们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我们在明处,凶手在暗处。我们应该把他找出来。”

“杰米说得对,”泰勒也站起身说道,“我们应该一起行动,让凶手无机可乘。”

艾丽望瞭望胆小的卢比,点点头说:“好,把这海岛来个彻底搜查。”

他们先绕着海岛走了一圈,这岛实在是太小了,没人能在山庄外而又不被别人发现。接下去是小木屋,那里也很小,只有几台机器。检查的重点最后只剩下这幢别墅了。他们又返回屋内,开始在各个房间里仔细搜寻,但一切又都是徒劳。

杰米回到自己的房间,已是深夜十一点了,他原本以为是一次惬意的旅行,却不料成了一次杀人聚会。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平安地离开这里。他在确认房门已反锁住后,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睡意就不期而至。

杰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急匆匆赶到了大厅,刚好是八点整。卢比、艾丽和船夫已等在那里了,唯独不见泰勒。

艾丽着急地问:“泰勒怎么还没来啊?” 船夫伸伸懒腰说:“我想他肯定是太累了。”

杰米想了想也对,就说:“那就不要去打扰他了,让他多休息一会吧。”

可是到了九点整,泰勒仍然没有下楼。

三人一起走上楼,杰米敲了敲门。里面一片寂静,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杰米又敲了敲门,喊道:“泰勒先生,你起床了吗?我们大伙都在等你。”

可里面仍然没有传出任何声音,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杰米心头,他回头对船夫说:“快去厨房找一把刀来,我们把门劈开。”船夫很快去了,拿来一把劈柴刀。

只听“喀嚓”一声,房门被砸开了,四人一齐冲了进去。

“啊……”艾丽一声尖叫后,人立即瘫倒在地上。

床上躺着的是泰勒,胸口上插着一把尖刀,血水从床上流淌到地面上,尸体冰凉,显然已死去多时了。胸口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尊敬的泰勒先生,因为您是一名出色的私人侦探,为了保持这次活动的神秘性,你必须先死。落款是“神秘人”。

杰米立即检查了门窗,见门窗都反锁着,没有撬锁的痕迹。他们又敲遍了每一堵墙,又仔细检查了衣橱内壁和地板。但是,结果是令人失望的,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点。那么凶手是从什么地方进来杀人,又从什么地方脱身的呢?

5. 死亡面孔

四人回到大厅内,疲劳和恐惧使他们说不出任何话。

在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一直沉默寡言的卢比说:“凶手就在我们中间。”“这不可能!”艾丽跳起来说,“我们这些人都是一起来的。”

卢比继续说:“我可以确定这岛上现在只有我们四个人。因为所有地方都搜查过了,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所以说,凶手一开始就在我们中间。”

船夫问:“这么说,凶手不是艾丽,就是杰米或者是我了?”

“有这个可能,”卢比肯定地说,“当然,也包括我。”

“不,不会是我,一个女人怎么会做出那种事。”艾丽辩解着。

卢比说:“那也难说,我记得当初就是你给亨利准备点心的。”

“不错,点心是事先分好的,但没有强迫你们取哪一块,是你们随意选取的,我不可能是凶手。”艾丽显得异常激动。

“谁知道呢,说不定你用了什么特殊的办法。说不定是从小说里学来的。”

“你不要乱说,哼,我看你才是凶手。”

“你胡说!”

“你才胡说!”

“你们不要吵了,”杰米大喊一声,“我们谁都有可能是凶手。你,你,你,还有我。但没有证据,又不知道凶手作案的手法。所以,现在你们就不要吵了,这样胡乱猜测是没有用的。”大厅又回到一片静寂中。每个人的思绪都很混乱,他们都在猜想谁是凶手。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快就又到了夜晚。这期间,他们每个人都分别回到各自的房间取了点食物。一个人先上楼,其余三人等在大厅内,直到那人回来,再一人上楼。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每个人都能各取所需,又不会有被害的危险。

大厅里的钟又“当、当……”敲了九下。艾丽缓缓站起身,轻声对卢比说:“我想去洗手间,你能陪陪我吗?”卢比点点头,就陪艾丽去洗手间了。

突然,大厅里一片黑暗。应该说是整幢房子都笼罩在黑幕之下。

船夫问:“怎么回事?”

杰米说:“好像是断电了。”

“我们去看看电源开关。”杰米和船夫一起向厨房间跑去。在那里的总开关处,他们发现电源的阀门被人关上了,上面有一个用无线电控制的定时装置。杰米推上闸刀,山庄又回到一片光明之中。

正在这时,“啊……”一声凄厉的叫声从洗手间传来。“不好!”杰米和船夫一起跑了过去,只见艾丽倒在洗手间里,右手紧捂胸口,两眼瞪得滚圆,面目扭曲,样子十分吓人。

“她死了。”在一旁的卢比说。

船夫一把抓住卢比说:“你这个刽子手,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卢比挣扎着说:“你、你……”

杰米拉开船夫的手说:“艾丽不可能是卢比杀的。如果他是凶手,他会陪艾丽去洗手间吗?”

“现在只剩三个人了,那到底谁是凶手呢?”【星火作文网 www.easyzw.com】

杰米闭上双眼,陷入深思中……

6. 真相大白

杰米重新梳理了一下事件的整个经过。

先是亨利在吃了点心后中毒身亡,接着,古尔逊坐船逃离海岛时被安放在游艇上的炸弹炸死,然后,在一个密室内,泰勒被人用刀刺中心脏,最后是凶手通过遥控器,使别墅电力中断,艾丽被人害死在厕所内。

“我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杰米对自己下了命令。他看了一眼客厅里的大钟,现在是晚上十点整了。“我要出去一趟。”他对卢比和船夫说。

船夫问:“你,一个人?”

“嗯,我去各个案发现场看看,说不定还有什么线索。”

杰米先来到客厅餐桌旁。对于这个案件,疑惑之处就在于,为什么在众人随意选取的点心中,凶手会预先安排使他中毒。

杰米翻看着亨利的尸体,又模仿了被害人遇害时的情景,案件“回放”了一次。突然,他目光聚集在尸体身上。“原来如此,”杰米叹了一口气道,“哎,这么重要的线索当时都没有发现。”他站起身,又将白布盖住尸体,向屋外走去。

外面风大得很,海面上更是波涛汹涌。杰米走到码头,看着潮水拍打着礁石,思绪万千。古尔逊的死,实在是可惜。也许他实在是太害怕了,失去了理智。也许他一直都相信这世界上是有鬼存在的。如果他还活着,也许还能出点主意帮助找出真凶。也许凶手在游艇上安放的炸弹是想把我们都炸死。也许……也许……想着想着,他眼睛突然一亮,“也许,如果……是那样的话,”杰米转身跑进小木屋,“也许就是那样。只有那样,才会……”杰米一直在自言自语,“还是去卧室看看吧。”

泰勒的卧室内,一切都如案发时那样。杰米又开始新一轮的搜查,他在这只有二十来平米的小房间内足足呆了二十分钟。

“我肯定漏了什么地方没有检查,否则凶手怎么可能在这样一个密室里消失呢?哪里出问题了呢?”杰米双眼不断扫视着房间。渐渐地,他的目光定格在……

一分钟后,杰米回到厨房,卢比和船夫正在焦急地等候他:“你总算回来了。我们还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了呢。”

“你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杰米自信地说:“现在,我可以说。我知道凶手是谁以及他所采用的种种手法了。”

“真的吗?”卢比和船夫激动地叫了起来。“真的,请你们随我上二楼,我将当面揭开这一切。”他的话有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卢比和船夫两人不由自主地跟在他后面,缓缓地走向二楼。

他们走进了亨利的卧室。

杰米手里拿着一只咖啡杯,胸有成竹地说:“先让我们来解开第一个谜吧。亨利是如何中毒的?其实凶手在每只咖啡杯上都下了毒。”

船夫摇着头说:“什么,这不可能,不然我们早就被毒死了。”

“不,”杰米并不理会船夫,继续说,“毒药是抹在每只杯子的杯沿上。但只抹了一面,也就是这半圈。”杰米在咖啡杯上比画了一下,“通常情况下,我们右手执杯的人拿杯子,嘴巴是不会碰到杯沿的这半圈的。但如果是左撇子呢?他们左手执杯,嘴巴就会碰到涂上毒药的这面了。”

“你是说,亨利是左撇子?”卢比似乎有点接受了他的观点。

“是的。在我去查看他尸体时,发现他是右手戴表的,所以我认为他是惯用左手的。”

“啊,经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在游艇上曾看见他用左手写过字。”卢比补充说。

“原来如此。”船夫轻声说道。

“起初我们都认为发生在这里的杀人案,最大的疑惑就是,凶手是如何进入以及逃离这现场的。其实我们一开始就中了凶手的圈套,凶手一直就呆在这个房间里。”

“什么?”两人几乎同时叫了出来,这一推理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我们曾在这里仔细检查过,想试图去发现什么机关暗道,结果什么都没有。实际上,我们一直漏了一个地方。为了保护现场,我们没有去翻动尸体,因此,一个最重要的地方我们始终没有检查过,就是这张床!”杰米用手一指,大声叫到,“出来吧,古尔逊先生。”

两人张大着嘴,紧盯着那张神秘的床。

随着“吱”的一声,床自动移开了。一个人从床底下钻了出来,那人正是已在游艇爆炸中丧生的古尔逊。

“是你?天哪,你不是死了吗?”船夫本能地躲到杰米身后,不敢相信这人就是古尔逊。

“你,你,你究竟是谁?”卢比也很害怕。

那人却不理睬他们俩,只是转向杰米:“厉害,真是厉害。我这么精心策划的计谋,居然被你看穿了,我可真小看你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船夫越来越糊涂了。

“还是让我来解释吧。起初我与你们一样,也认为他被炸死了。但当我走到海边时,突然想起,与其他人死得不同的是,我们并没有亲眼看见他死去,再想想他当时夸张的表情,他不断地大叫有魔鬼,急着离开我们,一定要开走那艘没有汽油的船,不是显得太离谱了吗?其实,这只是他实施杀人计划的一个步骤。事实是这样的,他故意表现出极端害怕的样子,开走了游艇,当船行驶到一定距离时,就穿上预先准备在船上的潜水服,偷偷潜入水中,在水下引爆了装在船上的炸弹,给我们造成一种他已在爆炸中丧生的假象。然后,他游回海岛,从秘密通道爬进泰勒先生的卧室,藏在他床下的机关中,然后,等到深夜,他就从机关中出来,将泰勒先生杀害,又躲回机关中。我在木屋内曾见过潜水服和氧气瓶,在这里又发现床铺有移过的痕迹,于是就做了以上的推断。幸运的是,这些推理都是正确的。”

“精彩,十分精彩!”古尔逊鼓起掌来,“了不起的年轻人。”

虽然对方是凶手,但出于礼貌,杰米还是对他的称赞报以一笑。

“正因为如此,也就不难理解艾丽死时脸上恐怖的表情了。”杰米继续说下去,“他在电源开关上做了手脚,然后在一旁等待下手的机会。当看见艾丽上厕所时,他就切断电源,从秘密通道现身于她的面前。艾丽原本胆小,看到一个她认为已死的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再加上这几天恐惧的历程,当场心脏病突发而死。”

“完全正确。事实就是这样。”古尔逊点头表示赞同。

船夫和卢比听着杰米这一番话,恨不得一刀把古尔逊劈了,但被杰米阻止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跟你素不相识,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们?你说,为什么?”卢比和船夫愤怒地问道。

古尔逊说:“为了钱,为了很多很多的钱。”

卢比和船夫说:“除了亨利,可我们都没有钱呀!”

“事到如今,我还是什么都说了吧。”古尔逊叹了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出了他们绝对也想不到的话:“其实,我们七人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我是你们的大哥。”

三人大张着嘴,惊讶地相互看着对方。眼前这个凶手,竟会是自己的哥哥,这真是太难以置信了。

“我知道你们无法相信,但这是事实。我们的父亲,也就是你们在客厅里看到的那幅画像里的人,是个很有钱的人。这海岛和这幢别墅都是属于他的。他年轻时,到处风流,欠下了不少风流债。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不能将你们的母亲娶回家。我母亲是他的原配夫人,我也就一直在他身边长大。他老了,想偿还以前所欠下的孽债。两年前,他叫我把你们都找来,好当面认亲,同时把财产分给你们。我根据他提供的情况,好不容易才把你们都找到,正当我准备把这一切通知你们时,我突然想到,如果你们都死了,我就可以独享那笔钱了。所以,我就设计了这个计划,用各种理由把你们骗到岛上……”

杰米听了古尔逊的话,止不住的后怕。自己的哥哥,竟然是一个如此冷酷的凶手。谁都没有想到,所有命案的背后,竟然是这样一件涉及各自身世背景的故事。

“你就为了那些钱,去杀害你的兄弟姐妹吗?你就不怕上帝谴责你吗?”船夫控制不住自己,大声地喝问凶手。

“难道还不够吗?”古尔逊反问,“我陪那老头子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你们呢,你们连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却要和我平分这财产,你们说说这公平吗,公平吗?”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咆哮起来……

杰米冷冷地说:“亲爱的大哥,现在你还能独吞这笔财产吗?”

古尔逊哈哈大笑说:“我虽然落在你们手里,但我的不到的,你们也休想得到。这里与世隔绝,如果没有我,你们谁也别想出去,只能做这里的孤魂野鬼!”

“这……”卢比和船夫又紧张起来。

杰米从口袋里掏出一部卫星电话,胸有成竹地说:“别得意得太早!在我确定你就是凶手后,我就想你一定有什么通讯工具,于是,我就在你房间里搜寻,找到这部卫星电话,同时,也报了警。现在警察已经快来了!古尔逊,不……大哥,你还是自首吧。”

这时,门外隐隐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古尔逊听了,人顷刻间瘫倒在地……

直升机载着他们四人,离开了海岛。杰米坐在机舱内,望着渐渐远去的海岛,心里不断在拷问自己:人世间,到底什么最重要?是金钱?还是亲情?

6、猜你喜欢: